当务之急

物质科学理论的当务之急

  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贻芳先生说:“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观测台(LIGO)宣布直接观测到引力波,成了春节期间最轰动的新闻。……中国科学家希望LIGO能成为一面镜子,照出中国科研体制的短板,迎头赶上。”他还说:“要想获得LIGO这样的重大科学成果,必须要有新思想、……更要大力支持物质科学”。(王贻芳.LIGO发现引力波,对科技体制改革的启示.《光明日报》,2016年2月19日10版.)

  所谓物质科学的新思想或理论,其出发点及逻辑推演应当具有确定性作保证,结果才会是可靠的。

  但是,在公理化的数学或理论数学中,作为当今西方数学的诸分支以及微积分学之基础的实数系,由于包括了不能理论表达的或不确定的“无理数”和“负数”而丧失了确定性。随之,“无论如何,用微分方程组和积分条件来记录自然规律,正如我们今天所做的那样,是同合理的想法矛盾的。理论物理学的基础重新受到震撼,实验要求我们能够在新的更高的水平上找到描述自然规律的方法。” (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M].许良英、范岱年 编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1976: 175–176.)

  王继延教授说:“人们是通过‘[形数结合的]单位长为边的正方形的对角线长不能用有理数表示’来认识无理数(根号2)的,因此从几何来看,问题就是‘正方形的边和对角线这两条线段不可通约’。” (王继延.无理数(根号2)的发现.《数学教学》[J], 2003(1): 39.)

  关于几何图形,数学史权威和数学家莫里斯·克莱因教授说:“佩莱蒂耶(Jacques Peletier)在他的《欧几里得几何原本的证明》(In Euclidis Elementa Geometrica Demonstrationum,1557)一书中,批评了欧几里得使用叠合法去证明全等方面的定理,甚至哲家学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在1844年也说,他感到很奇怪的是,数学家们攻击欧几里得的平行公设,而不去攻击重合的图形是相等的这一条公理。他论述说,重合的图形自然是相等或恒等的,因而无需什么公理;或者,重合完全是一种经验性质的事情,不属于纯直觉知识,而是属于外部感官经验。另外,这条公理预先假设图形的可移动性;但是,在空间中能够移动的是物质,因此超出了欧几里得几何的范围。十九世纪已普遍认识到:叠合法或者是建立在一些未明确说明的公理的基础上,或者必须用另一种探讨全等的方法来代替。” (莫里斯•克莱因.《古今数学思想》(第三册)[M].邓东皋、张恭庆 等译.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 169-170.)

  由于“在空间中能够移动的是物质”,所以,必须在物质量杆自我度量(即“对折”)重合相等之形数统一或相结合“等画物也”概念基础上,探索和求解物质概念数学化的宇宙理论的出发点、及其具有算术整数确定数值的形数结合几何形式动态规律表现,突显为物质科学理论的当务之急

  《淮南子·诠言训》:“夫无为,‘则’得于一也。一也者,万物之本也,无敌之道也。”《说文解字》:“则,等画物也。”

另参:关于中科院《科学智慧火花》编辑组专家回复

2017-01-18投《科学智慧火花》截图:宇宙基本原理新探.png

相关学者

最近来访

相同研究领域

同一单位

相同研究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