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导向

现实世界与理论原理之间的逻辑桥梁

  爱因斯坦说:理论物理学家“在描述各种关系时,它要求严密的精确性达到那种只有用数学语言才能达到的最高的标准。另一方面,物理学家必须极其严格地控制他的主题范围,必须满足于描述我们经验领域里的最简单事件。” 他还说:“物理学家的最高使命是得到那些普遍的基本定律,由此世界体系就能用单纯的演绎法建立起来。要通向这些定律,没有逻辑推理的途径,只有通过建立在经验的同感的理解之上的那种直觉。由于这种方法论上的不确定性,人们将认为这样就会有多种可能同样适用的理论物理学体系,这个看法在理论上无疑是正确的。但是物理学的发展表明,在某一时期里,在所有可想到的解释中,总有一个比其他的一些都高明得多。凡是真正深入研究过这一问题的人,都不会否认唯一决定理论体系的实际上是现象世界,尽管在现象和他们的理论原理之间并没有逻辑的桥梁;这就是莱布尼茨非常中肯地表述过的‘先天的和谐’。物理学家往往责备研究认识论的人没有足够注意这个事实。我认为,几年前马赫和普朗克的论战,根源就在这里。”爱因斯坦. 探索的动机[M/OL].//《纪念爱因斯坦译文集》,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1979年版.
  其实,唯一决定理论体系的,是在简单个别物质的具体实践研究中获得的直接经验的同感的理解之上的那种感性认识,这也就是现象世界(又称现实世界)与理论原理之间的逻辑桥梁。毛泽东《实践论》非常中肯地表述了:“离开实践的认识是不可能的”、“一切真知都是从直接经验发源的”。 人的直觉,无非是接通过肉体的感器官获得的可重复而同样有效(即所谓“同感”)的经验,即某种一定的直接经验再现。在所有可想到的解释中,这个解释总比其他的一些都高明得多。研究认识论的人对这个问题是清楚的,但这个事实并未得到固执己见的理论物理学家的注意。理论物理学家W.海森堡曾说:“基本粒子理论的某些错误的发展——而我就怕确有这样的错误发展——是由于理论的创立者固执地对哲学漠不关心,可是他们实际上不自觉地从坏的哲学出发而由于成见提出了不合理的问题。人们或许可以稍微有点夸张地说,好的物理学不自觉地被坏的哲学腐蚀了。”(海森堡 W.基本粒子是什么?[M].范岱年,译.//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现代物理学参考资料》编辑组.现代物理学参考资料(第三集).北京:科学出版社,1978:1.)详见《实践基础上的相对性论的宇宙数学理论创新》: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0MzEzNDY5OQ==&mid=507888552&idx=1&sn=024b1325387fbce5fac3ce1385d461c1

相关学者

最近来访

相同研究领域

同一单位

相同研究兴趣